长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媒体曝高中男生宁玩乒羽不踢足球踢场球像去

2019/11/10 来源:长宁信息港

导读

媒体曝高中男生宁玩乒羽不踢足球 踢场球像去做贼关键比赛,七八名球员可以说不来就不来;没有教练,先绿城好多年就已经队委会当家;扑克牌抽签,

媒体曝高中男生宁玩乒羽不踢足球 踢场球像去做贼

关键比赛,七八名球员可以说不来就不来;没有教练,先绿城好多年就已经队委会当家;扑克牌抽签,抽到黑桃的要上足球班,还连称自己倒霉

这些事情,听起来像是怪谈,其实都是杭州高中足球联赛中发生的真实的事情。在我们看来这些事情虽然怪趣十足,但也真实反映了中国校园足球在高中层面的尴尬现状。

你拍一,我拍一,八名球员放鸽子

与卫冕杭师大附中分在一起,某杭州重点高中好不容易小组出线,闯入淘汰赛阶段,就意味着可以争夺名次了。然而,在关键的淘汰赛和争位赛,这支球队居然有七八名球员没来参加比赛,其中还包括四五名主力,出现在球场的只有13人,几乎连替补球员都没有。结果可想而知,该球队无缘前四,甚至连前六也没进去。

这种事情,发生在中超、中甲等联赛是几乎不可能的,有组织的业余比赛中也很少见。但发生在高中足球联赛,却很正常,因为比赛是在周六、周日举行,而周六家长往往会给孩子安排辅导课程,就算有比赛,家长也不会允许孩子参加,在他们看来学习成绩显然更重要。

而有的学校周日也会安排考试。决赛那天,就有球队主力因为参加考试而缺席。

你拍二,我拍二,绿城队委不如咱

绿城队委会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某重点高中足球队主力、16岁的吴越冷冷地说:绿城队委会算个球,我们队委会都当家多少年了。

虽说吴越年轻气盛,但他倒所言非虚,他初中和高中都在同一个学校,足球队从来就没有教练,全是学生自治。参加比赛的时候,谁打主力,谁盯谁,全由赛前主要球员商量决定。

该球队一开始还有个领队老师带队参加比赛,那是组委会的硬性规定,争夺七八名的时候,一度连领队老师也告缺,后来好说歹说,动员了一个老师来带队。

卫冕队杭师大附中主教练丁伟说:连教练都没有,你说水平怎么可能提高呢?

你拍三,我拍三,逃避足球要抽签

每年高中新生报到,选修体育课的时候,都是足球老师头痛的时候。

堂体育课,全体新生都被集中到一起,足球、篮球、排球、羽毛球、乒乓球、健美操等老师开始演讲,以吸引学生选修自己教的课程。但足球老师口才再好,就算费尽口舌,选修足球课程的学生寥寥无几。志愿选足球的男生不超过10%。每到这种时候,某重点高中的足球老师陈刚总是垂头丧气。

而篮球老师同样头疼,几乎一半的男生都会选篮球,学生太多的话,实在是忙不过来。就连报名乒羽的男生也比挑选足球的多多了。

学校为了搞平衡,就让篮球和乒羽班在保留有该项目特长的学生后,其余男生通过扑克牌抽签,不幸抽中黑桃的学生,就必须去足球班。不少人在抽中黑桃后,往往唉声叹气,家长也怨声载道。而足球老师见此场景也甚感凄凉。

你拍四,我拍四,要和家长做交易

通过抽签,或者挑其他班剩下的学生,一个年级学足球的总算是有百来号人了。但足球班是一回事,学校足球队又是另一回事。

本来真心想学足球的学生就不多,抽签失败来上足球课已经是心不甘情不愿了,而真正有过足球基础的学生更是少得可怜。我现在教的年级,100多个学生里,只有7个人在读高中前接触过足球,其他人都是一点经验都没有,完全从零开始。陈刚说。

而想组建学校足球队,陈刚更是求爷爷告奶奶。很少有学生会主动报名,都是我去求他们加入。说服学生还不行,还得说服他们的家长,陈刚学会了和家长做交易,我跟他们说,只要他们同意孩子加入足球队,我就会帮助家长督促孩子在学校的学习,还会跟班主任打招呼,看紧他们。家长觉得孩子在学校里有老师盯着更放心,这才会同意。

你拍五,我拍五,球员随时会退出

好不容易扯起一支队伍,你还得面临球员随时退出的风险。家长们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不管什么原因,只要自己的孩子考试成绩退步了,家长都会归罪于足球,其结果就是要求孩子退出足球队。

就算家长不急,班主任老师也会急。学生的考试成绩、升学率关系到班主任的奖金收入,所以班主任一般也不支持学生参加足球队,他们更希望学生的训练时间用来自习。一旦发现学生成绩下降,班主任会动员家长让孩子退出球队。

某重点高中足球教练李杰就遇到过类似棘手问题,今年高中足球联赛10月16日开战,球队中的队长孙宇是不可或缺的人物。但孙宇品学兼优,开赛那天正好要参加全国数学竞赛,拿到一等奖的话可以保送重点院校。

对孙宇父母来说,相比竞赛,足球比赛当然无足轻重,李杰跟他们沟通了整整一个半月,希望孙宇能参加训练,他们就是不肯。甚至全国竞赛结束后,他们也不想让儿子再回到球队。后来还是校领导亲自出面,才同意让儿子打两场比赛。

你拍六,我拍六,踢球好像做小偷

也有真心喜欢踢足球的孩子,为了能踢球,他们得瞒着自己爸妈,偷偷地踢,就像做贼似的。

某重点高中足球队主力球员李旭,入学之时,应父母要求报了篮球班,但他其实也挺喜欢足球的。后来足球教练发现了其足球天赋,邀请其参加了足球队。此后,李旭就一直瞒着父母踢球,受了伤就说是体育课伤的。

张翔是某队主力前锋,速度很快,百米成绩全校第二。足球联赛前学校刚开了运动会,参加百米跑的李旭脚上起了个泡,家长立即不许其参加足球比赛。但李旭还是瞒着爸妈参加了比赛。

孙宇也是如此,周六有比赛,父母给他安排了辅导课,他却翘课赶往球场踢球。

其实我们不建议学生隐瞒家长。陈刚说,被他们知道了,家长找我们老师算账,以后更不支持孩子踢球了。

你拍七,我拍七,参加比赛靠运气

由于担心孩子成绩受影响,或者受伤,家长反对孩子踢球的居多,班主任老师表面支持,其实也反对。而学校领导支持的也不多。

学校的锦标主义还是比较明显的,如果参加比赛却屡屡拿不到名次,校领导也就失去了兴趣。此外,还要看这个学校领导自己的兴趣所在。

杭州十一中是本次比赛的黑马,击败杭二中获得了季军。七八年前,十一中也参加过联赛,但成绩不理想,家长反对,学校也不支持,此后就不再参加了。后来该校学生基本不知道杭州还有足球联赛。

施沈晖是十一中的高三学生,他从小学开始就喜欢踢球,平时和同学自己玩着踢。当他今年首次听说有联赛时,就向年级组长提议参加。巧的是,年级组长郝蔚的丈夫和孩子也都热爱足球,于是她出面说服了家长和班主任老师。而十一中的新领导也是个体育爱好者,他欣然同意组队参赛。这才成就了这匹黑马。

还好拿到了名次,不然我真是没法交代。郝蔚说。

你拍八,我拍八,儿子水平不如爸

上周日,杭州高中足球联赛大结局,4场比赛过后,名到第八名悉数出炉。杭师大附中击败学军中学,卫冕了。

不过,看着皮球在空中飞来飞去,就连杭师大附中队教练丁伟也戏言:唉,现在的高中联赛,就像是打乒乓似的。

康师傅是少数支持孩子的家长之一,而且跟儿子是高中校友,每次孩子比赛,他都会去现场观战。但他也会嘲笑一下儿子:你的技术啊,比起20多年前我踢球的时候都不如。你爸那时天天踢,连年级队都进不了,你呢,也没见你怎么踢球,却竟然进了校队。我看啊,你们校队的水平,连我们那时的年级队都不如呢。

整个高中联赛,除了的决赛有不少学生观战,其他场次大多冷冷清清,肯利用上课或者自习的间隙,跑出来看几眼比赛的学生寥寥无几。康师傅对他儿子说:我们读书踢球的时候,一个球场同时有好几支队,一个门前同时站着好几个守门员,场边看球的同学很多,场面非常热闹。现在足球真是不受待见了。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多数人物为化名)

家居图库
区块链
恐怖笑话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