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故事他摸了摸衣服发现口袋里多了张纸上面画着一块玉佩

2019/06/18 来源:长宁信息港

导读

一句话,乔卿泽是在贺宸的耳边说的,说完,还在贺宸的耳边吹了一口气,只可惜,贺宸自始至终都没有什么乔卿泽想看到的羞涩表现。就好像乔卿泽只是

一句话,乔卿泽是在贺宸的耳边说的,说完,还在贺宸的耳边吹了一口气,只可惜,贺宸自始至终都没有什么乔卿泽想看到的羞涩表现。就好像乔卿泽只是十分正经的回答了刚才的话,仅此而已。这让乔卿泽有些挫败,虽然知道这手段老套,但也是挺好用的啊,怎么就失效了呢?

“乔先生既然这么说了,就当是在下失言。这壶酒,就当是在下请乔先生的,不用付钱了,乔先生请。”

贺宸不只冷冰冰的,现在都开始直接逐客了,这让乔卿泽觉得有点新鲜,凭着他这张脸,他向来在哪里都比较吃得开,这还是次被一个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撵出去。

不过,这地方也确实没有留下的必要,乔卿泽对着贺宸笑了一下,顺从的离开了。站在这家酒馆门口,贺宸再次开口:“天色已晚,夜路难行,还请乔先生小心,希望今后不会再见!”

啧,还真是不客气,乔卿泽自嘲的笑了一下,有句话没有说出口,所谓flag,就是用来被打破的!若是说了不见的人真的能不见,这世上得少多少乐子啊!

关上门,贺宸转身看见店里的那些客人,强撑着的面具这才卸下,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疲惫。“认识你这么久了,次见你这么好心,那两个人什么来头?我怎么看着似乎只是两个普通人?”一个始终背对着所有人的人开口了,听声音,还是一个年轻的姑娘。

贺宸苦笑了一下,“确实只是两个误入的普通人,就当是我日行一善吧!”

“呵!”一个字,说尽了那个女孩儿的讽刺。

长明巷确实不是什么好地方,一路走来,宋湛和舒云一个都没看见,乔卿泽倒是分别被醉酒的,站街的还有不长眼的拦下来过。乔卿泽虽然长的像个小白脸,但行事不手软。醉酒的,被他往墙上狠狠一甩,晕了过去;站街的,换来一个极为嫌弃的眼神,不长眼的,被他打断了至少两根肋骨。

吹了吹没有沾到丝毫灰尘的拳头,乔卿泽看着上面的红痕,低低的骂了一句:“靠!看着跟个麻杆似的,没想到骨头还挺硬!”

回到自己的车上,乔卿泽闭目养神,顺便等着宋湛回来。这一等,就是一夜!

眼见着天亮了起来,快到平日上班的点了,巷子里的牛鬼蛇神也准备回家睡觉了,乔卿泽睁开眼,发现旁边那辆车的主人还没回来,这就奇怪了!一个没表白,一个蠢的跟什么似的,能有多少话说一晚上?难道在巷子里转丢了?

乔卿泽拿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自己的裤子兜里,多了一张纸,上面画了一块玉佩,玉佩上还有一个贺字。乔卿泽电话也不打了,就盯着手里这张纸,什么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这东西塞到他的兜里,他却毫无所觉,他的警惕性降低到了这种程度吗?

而且,这块玉佩……

乔卿泽拿出自己胸前佩戴的那块,花纹果然一模一样。乔卿泽揉着太阳穴,回忆自家老头子说过的关于这块玉佩的事。

老头子年轻的时候是个风流人物,不对,应该说一直很风流,情人满天下,但却从未留下过孩子,因为老头子觉得孩子太麻烦。谁知道有一天回家的时候,家门口多了个篮子,篮子里放着孩子,一封信,一张亲子鉴定,还有这块玉佩。

那个倒霉的孩子就是乔卿泽了,据说老头子当时并不相信,因为根本不记得什么时候失误弄了个孩子出来,做了亲子鉴定,确定是自己的种,这才接回乔家。老头子当时本来想把这块玉佩扔了,谁知道,还是个奶娃娃的他,离开这块玉佩就哭。后来,老头子仔仔细细让人检验了玉佩,确定没有什么不该有的东西,这才留下了这块玉佩,一戴就是二十六年。

但是这块玉佩上的这个贺字,据老头子不靠谱的回忆说,这应该不是他亲妈的姓氏。乔卿泽对于这一点始终抱有怀疑的态度,因为按照老头子那种性格,他估计哪怕在一起的时候,老头子都没弄清过那些女人的名字,估计都是些,美美,娇娇,丽丽之类的字眼。

那么现在这张纸出现的原因和目的是什么?他那二十六年没见的亲妈出现了?搞笑!乔卿泽翻出来一个打火机,下车走到一边,看着那张纸被烧干净,这才觉得舒服了点。

不管那人出于什么心思什么目的,他只当没看见不知道!

就在这时,乔卿泽的手机响起,看到来电显示上显示的是那个消失了一晚上的人,乔卿泽扬起笑:“宋大公子从美人的床上起来了?要不要小的开车来接你啊?”

原本笑容轻松的乔卿泽随着电话那边的人的讲述,面色越来越难看,快速的说了一句:“行了,我马上到!”挂了电话,就启动车子离开了。

等赶到医院的时候,看着在手术室外坐立难安的人,乔卿泽上前,拍了拍他的背,等那人回神,才严肃的问:“电话里说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阿瑜怎么了?”

宋湛揉着眉心,“我也不知道,我追着舒云出去后,舒云很快消失不见,我在那巷子里迷了路,好容易转出来,正打算回去找你,就闻到了血腥味,想着那是长明巷,里面的事不能管,谁知道,却看到了阿瑜常戴的手表,这才发现,那人竟然是阿瑜。

阿瑜被捅了三刀,伤口都很深,医生说再晚一会儿,血都要流干了,现在情况也很难说。”

乔卿泽听完宋湛的简单描述,都知道昨晚的情况有多危险,如果不是阿湛恰好经过,恰好看到阿瑜的手表,只怕这会儿他们接到的,就该是警察认领尸体的电话了。

可是阿瑜为什么会出现在长明巷,又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伤害阿瑜的人,到底是因为阿瑜个人,还是因为他们三个人?满脑子问题。

“通知伯父伯母了吗?报警了吗?”哪怕现在一脑袋问号,乔卿泽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慢慢思考现在要做哪些事情。

“伯父伯母那里通知了,但你也知道,他们现在在国外,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至于警察,发生在长明巷的事情,警察能有什么用?想把这件事的结果查出来,估计还得找另外的途径。”宋湛虽然因为谢瑾瑜在急救室有些坐立难安,但该做的事还是不忘了做。

“不论那些人能不能查出来,该做的不能少,你先在这里守着,公司那边我去处理,医生出来了,马上电话通知我!对了,近出门小心点!”说完,乔卿泽又看了一眼急救室门上刺眼的红灯,转身匆匆离开。

路上打开手机,果然看到里面铺天盖地的新诚集团三把手出意外被抢救的消息,但奇怪的是,消息里描述的谢瑾瑜进医院是因为和人发生争执,争执的缘由是因为一个女人?

事情发生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长明巷那里更是从来没有什么八卦小报的记者会去,这种消息怎么传出来的?还是说这真的是有人故意做局,针对他们?

“韩征,你去找一下阿瑜的生活秘书,让他把阿瑜这些日子去的地方见的人整理一份资料出来,顺便,把网上的那些消息处理一下。”

乔卿泽面色阴沉,完全不像是平时嬉皮笑脸的样子,他的逆鳞就是老头子和宋湛,谢瑾瑜,有人动到了这三个人头上,那就是找死!

到了公司,乔卿泽竟然听到有底层员工在绘声绘色描述八卦消息里的谢瑾瑜和不知名女人的爱恨情仇,这让乔卿泽本就难看的脸色更是黑了几分。“自己去人事办理辞职手续,公司不需要说书先生。”

乔卿泽的声音让那个员工的脸色一下子苍白的吓人,周围那些围拢着听八卦的人也四下散开,生怕自己就是下一个走人的。那个员工也没想到,自己就是随意掰扯几句,传个八卦,就会正好被大老板听见,而且,大老板竟然会直接让自己走人,一点情面都不讲。

如果乔卿泽听见这个人的心里话,只怕要笑死,他从来不讲情面,曾经讲出去的情面也会在今后加倍收回,而这样一个小员工,自然没有值得让他算计的东西,直接撵走就行了。

刚在自己办公室坐下,就看到秘书韩征拿着整理好的谢瑾瑜的行事日历进来,谢瑾瑜跟他和宋湛都不同,谢瑾瑜从小体弱多病,怎么也调理不好,哪怕现在平安长大,也是天天喝药,一到换季,更是要病上几天,所以谢瑾瑜身边除了办公的秘书,还有一个生活秘书,专门照料他的生活。

看着生活秘书整理的行事日历上,谢瑾瑜从一个月前开始,每天都要往长明巷跑,那儿到底有什么一个两个都往那儿去?谢瑾瑜二十多年如一日的好习惯,每晚十点上床睡觉,竟然在这一个月里被打破了?

乔卿泽这一个月一直在外面出差,所以也不知道谢瑾瑜近的变化,直到看到这份行事日历,乔卿泽才明白,他原本以为网上的消息只是无良媒体的瞎编,现在看来也许其中,还是有几分真实的消息。

那么,凌晨的时候,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促使谢瑾瑜天天往那儿去的,到底是什么,是谁?就在这时,乔卿泽的手机上多了一条未知号码的短信。

“想知道谢瑾瑜受伤的真相,可以去找一下有家酒馆的老板贺宸。”

看过这条消息,乔卿泽连一点反应都没有,直接删除了短信,想了一下后,对韩征说:“想办法去查一下长明巷那些隐藏的监控,需要的人力物力乔家宋家和谢家会全力支持。”虽然乔卿泽不是宋家的人,但却毫无顾忌的说出了这样的话,他相信,此刻坐在这里的如果是宋湛,他也会说这样的话。

本文作者:磨铁文学(今日头条)Tags:玉佩 玉 舒云 发现佩奇 小说

朝阳白癜风的医院
六盘水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乌鲁木齐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