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铁道部叫停电商代购体制诟病再成争论焦点iyiou.com

2019/03/11 来源:长宁信息港

导读

铁道部叫停电商代购 体制诟病再成争论焦点王子约一纸重要公告,让京东商城的火车票代购业务匆匆下架。4日,中国铁路客户服务中心站()

铁道部叫停电商代购 体制诟病再成争论焦点

王子约

一纸重要公告,让京东商城的火车票代购业务匆匆下架。

4日,中国铁路客户服务中心站()发布公告称该是销售火车票的专业站,铁路部门没有授权或委托任何其他站开展火车票发售或代购业务。

随即,京东商城暂停代购火车票业务。

不少旅客纷纷发出这样的疑问:铁路部门为何不借鉴民航系统的做法却并不要求什么回报,将售票资质授权给中午在食堂叫了两个菜商业站?

是铁老大的垄断做派作祟,或是统一管理所需,抑或利益驱使不管出于何种理由,无论是铁道部官员还是相关专家都对《财经》明确表示:短期内,铁道部不会开放络售票资质。

电商代购已2年

3月30日,京东商城的用户都在奔走相告:京东可以订火车票了!不少对订票站频频瘫痪不满的用户认为这将告别排长队买票和整夜刷票的传统购票。

然而,几日后,铁路部门发布公告称,没有授权或委托任何其他站开展火车票发售或代购业务,售票除了票价和5元服务费外,不能加收任何其他费用。并称旅客在之外的其他站订购火车票,其身份信息和资金安全,铁路部门不承担。

4月7日,出生一周的京东订票以出票成功率较低,影响到部分客户体验的理由暂停代购火车票。与此同时,携程、铁友(原久久订票)等依旧在开展此业务。

事实上,上代订、代购火车票的业务早已有之。铁友此前已代购火车票两年,并在今年3月与携程旅行达成战略合作。另外,春秋航空官等也曾提供过此类服务。

采访得知,这些服务主要分为代购和代取票两类。无论代购还是代取票,效率都不会太高。业内人士分析,这主要出于两个原因:一是用户提交订单信息后,站需要与线下代售点沟通后才能确认有没有票,缺乏实时反馈功能。

铁友负责人告诉,站本身并不具备火车票销售资质,而是整合了全国主要城市的20多家线下火车票代售点。用户提交订单信息后,终的出票工作由这些合法代售点完成。站的收费标准为票价+车票手续费(5元/张)+快递费(15元或20元/张)+支付费(前三项的1%)。

该负责人解释,票价是铁路部门制定的,手续费是代售点收取的,支付费的1%是交给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支付手续费。我们和快递公司合作,拿到的快递协议价较低,因此每做一张订单赚的实际是快递费差价。支付手续费一般只有几块钱,本来是商家交的。因为目前代购站利润单薄,所以转嫁给消费者,未来可能取消。

据业内人士透露,电商售火车票也就是为了挣点人气和跑腿费。客户向其提供个人身份信息后,电商到合作的火车票代售点买票,票买到了就会显示订票成功,买不到就会显示订票失败。所有由电商代购的火车票强制送票上门,旅客无法自取。

现在实名制购票,按理说,必须使用身份证原件或复印件购票,电商在从代售点购票时,省略了提供证件的流程,仅凭一个身份证号就出票了。如果没有证件也能出票,这以后黄牛是不是也有机会呢?有乘客对代售火车票的过程存疑。而对这一质疑,几大站均表示属内部机密,不愿透露。

体制改革是关键

铁道部进行络售票的规划,早可追溯到2006年。

当时,还是原部长刘志军时代,但在那个铁路跨越式发展的时代,络售票并不是重点,其方案也一直悬而未决。

刘志军下台后,人们开始期待铁道部的改革,实际上铁道部也表现出了很多改善的姿态和行动。上订票就是其中之一,但春运期间订票站拥挤甚至瘫痪的局面令人不满,于是人们开始再度质疑。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铁路专家向指出,垄断是铁路络购票难的根本原因所在。铁道部集采购、运营、监管于一身,在铁路设备招标中,裁判和教练两位一体,掌握生杀大权。这本身就是不合理的。

他同时认为,试图通过拆分,得到产权明晰、各铁路局相互竞争的局面,得到铁道部对下属铁路局的严管的想法几乎不可行。因为多年来的近亲繁殖,早就把铁道部与相关企事业单位捆绑在一起,用简单拆分的方法是不可能实质上分开它们的,真要能分开,需用更加锋利的手术刀。

IT业人士石安认为,通过商业站代理火车票销售在技术方面不是问题,无论购平台还是支付手段的技术已足够成熟。关键还是观念的转变。铁道部需要打破陈规,摒弃肥水不流外人田的陈旧观念,走合作共赢的路。

另一IT界人士认为铁道部的错不是自主开发决策失误,是自主开发的时候,没有相应的专家资源,太迷信学院派,没有真正有实战经验的人士参加。

2007年郑州文创教育E轮企业
「创新的年轮」92年下海派掀起商海淘金巨浪
2016年苏州社区上市企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