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仙命长生百二十七章开战今日三更第三更

2020/01/26 来源:长宁信息港

导读

仙命长生 百二十七章 开战(今日三更第三更)争夺三十二强的战斗,终于正式开始了。由于此一战关系着晋级内门“澜阁”的名额,所以也

仙命长生 百二十七章 开战(今日三更第三更)

争夺三十二强的战斗,终于正式开始了。

由于此一战关系着晋级内门“澜阁”的名额,所以也终于摆脱了前两场复赛的沉闷无趣,各种惊险打斗、竭力相搏的精彩场面,竟然也开始频频出现。

直引的观众席位上的上万观众,也是亢奋异常,时而屏吸静观,时而惊呼出声,时而鼓掌叫好,发出阵阵喝彩之声。

其中各场战况激烈场面也是层出不迭。

那些种子选手们,终于不再可以轻松的取胜,甚至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面对自己的对手。

在面对三十二强的争夺中,再没有人会有丝毫的懈怠,因为有不少的好手,阴沟里翻船的例子也比比皆是。

加上面对着内门“澜阁”的诱惑,许多平日里还在伏鸾隐鹄的弟子,纷纷露出不为人知的强悍一面,锋芒毕露,开始露出他们狠厉的一面。

就连上官小烨,也没有能够延续“一招胜”的记录。不仅仅是她,后续所有的种子选手,都再也不会出现这样悬殊的战绩。

因为有些名不见经传的弟子,表现出来的修为技巧,以及拼搏狠厉程度,都大大超过了大家的预期。

上官小烨不禁有些吃惊,她虽然本就挂名在内门,无论胜败都是内门弟子,但是这场战斗依然没有放松半分。

而她对面那名惰龙门下的青年弟子,不过是区区修者五阶,居然可以跟她强行拼斗近十个回合,然后硬是转换守势再扛了她的三次攻击,甚至在她祭出自己的绝招“坠指裂肤”之时,对方亦是毫无惧色。

不过胆识归胆识,这名青年终仍旧身负重伤,败在自己这一招之下。

望着那名满面白霜,好似被冰冻住的少年,正一脸痛苦的倔强模样,她不由得露出几分欣赏神色!

这名青年的修为及修技,必定是辛苦下了不少功夫,只是不那么幸运的是,他抽取到了自己而已。

倘若换成其他的对手,能够闯入三十二强也未可知。

惰龙门一位教习长老,眼望着自己的这位弟子被抬了出去,非但没有半分的懊丧之色,反是满脸的骄傲自豪。

能够在上官小烨面前支撑十招以上,已经充分证明了他的实力,证明了他的艰苦修炼已经得到了回报,就算没有被内门的长老看中,在不久的将来相信也会大有体悟,更上一层。

类似上官小烨这般感觉的,自然不止一人。

易风行此时也遭遇到一名极为棘手的弟子,这名弟子乃是门下,平日里也是含明隐迹,不太为人所知,想不到如今面对易风行这般强大的敌手,反倒激发了他不少平素难以发挥的潜能,与易风行相互缠斗了二十多招以上,才被易风行以一招“大壑千里”击败。

易风行不禁蔚然动容,这招“大壑千里”中,已经赋含了他的强大剑意在内,对方能够强撑到现在,也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对手们果然愈来愈强了么?他暗暗忖道。

这一轮的对手就已经表现如此强劲,那么进入三十二强后,想必接下来的战斗,会更加的惨烈,看来想走到那一步,确实不是那么简单。

但是与此同时,他身上也开始涌出不少强烈的肃杀气息,这是一股不畏的战意。

段冷遭遇到青羽门的一名强手,由于金系乃是木系命格克星,所以段冷仍旧在没有施展出新体悟修技的情形下,将对手生生击败!

至于他为什么一直没有祭出新修技,有人很快做出判断,他一定是为了隐藏真正的实力,留待后续的比试中作为奇兵使用。

而只有朱砂才明白,这位段冷师兄的主要想法和目的。

他之所以一直不肯施展新修技,只怕主要还在继续磨砺自己,不断的精进,才会仍旧施展普通的刺拳,不肯放出大招。

不管如何,随着这各场对斗场面兀自好看不少,起码已经感受得到,是在进行大比盛事的感觉。

在长老席及贵宾席的众多观众,何尝不是这般的想法。

今年的新弟子的实力,似乎整体上都比以往突出不少呢!

掌教上官轻虹面无表情,心中却有所震动,他眼中忽然有些欣慰神色。

东澜剑宗在我的领导之下,只会变得愈来愈强。

乙夫平大长老的注意力,依旧放在上官小棠的身上,此一战上官小棠依旧发挥出色,在第十六招就直接击败对手,那美丽的小脸上,一副天下惟我横走的模样。

乙夫平皱了皱眉,这小丫头连续赢得几场胜利之后,一如既往的盛气凌人,情绪上自然会有些骄傲,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希望在下一轮中,能够遇到个强劲些的对手罢。

赤国太子的注意力,更不在这些打斗之上,而是在那桌面上的各色美味点心水果。

一旁手忙脚乱伺候着的两名年轻侍女,似乎有些跟不上这位太子的进食速度,好在偶尔的激烈打斗场面,也能够引发这位肥胖太子的共鸣。

“好!打的好!揍死他!”

太子开怀大笑,高声喝叫着,还时而为一些惊险场面,惊到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大腿上,也正因为如此,那两名侍女递去美食的动作,才能够稍微迟缓,不至于太过慌乱。

不远处的王爷洪日基,眼望着太子暗自摇头。

这位赤国未来皇帝的表现,显然有些不堪入目,也难怪听闻目前赤国皇室内,暗流涌动,不少的旁宫侧室都开始动起脑子来。

不过他很快又将注意力放回比赛中,毕竟每一场的输赢,都直接影响着他的利润。

在他的身旁,数名神色紧张、全神贯注的执事,正在快速拨弄算盘,同时奋笔记录着,将这每场的战斗结果,以快的速度估算出来。

他们要在时间内,计算出输赢赔付的数字,将相关数据呈报给洪日基。

虽然在鸿运赌团有着专业团队在操作此事,但是这位洪日基王爷却是希望得到手的资讯,所以有些令他们疲于奔命。

好在一直到目前为止,都是赢多输少,洪日基脸庞上也一直洋溢着笑容。

……

朱砂无暇顾及别人的看法,他的面前站着一名高大强壮的家伙,甚至高出他整整一头。

这人自然是文太来。

朱砂平静站在原地,心头却是波澜起伏。

神识之内,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巨大灵幕的主画面上,再度出现了自己的身影,甚至在那场内的观众席位上,正有着不少人手握赌票,期待的看着他。

这些可恶的家伙,又在压我输吗?

朱砂有些无言以对。

果然是不离不弃呢,这些没救的赌徒们,真是自己的铁粉!

“是啊是啊,朱砂你又猜对拉,我们又来压你输了。”那群赌徒们,看着朱砂心中却在兴奋的OS着。

很多人都在不约而同的想着:我偏生不信,这家伙运气再好,难道还能挺进三十二强不成?

朱砂叹了口气,不再理会那些叫嚣的家伙,只转看面前不远处,那个铁塔一般的大快头。

文太来一人一剑,站在朱砂的面前。

感觉自己发出的磅礴气势,已经完全压制住了对方,他感到十分满意,居然胡须连肉颤动不已,咧嘴哈哈大笑起来道:

“你就是泉英门的朱砂小师弟罢,多谢多谢。”

他一边说着,一边居然躬身作揖起来。

朱砂望着面前的大个子,实在有些不明就里,当下疑问道:“谢我什么?”

“当然是谢你送我进入三十二强啊,进入了三十二强,等于就进入内门‘澜阁,’你文哥我的修武之路,从此也就平步青云拉,这简直是天大的恩情。”

文太来狂笑之下,满脸得意道:“咱们比试之后,我会在东山镇上贵的酒楼摆上一桌,到时还请你务必赏光哟。”

“大叔,你想的是不是太多了?”朱砂冷笑道,对面这家伙的嘴脸实在有些不堪。

文太来一怔道:“你刚才喊我什么?”

“大叔咯,看你样子足足大出我两旬,总不会那么好意思让我喊你什么文哥罢!”

“小子,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么?我好心谢你,还请你吃饭,你居然敢消遣我?”文太来显然愤怒不少,嘴巴都快气歪了。

“哪里有讥讽消遣?我没觉得啊,”朱砂语气坦然道:“尊老爱幼,可不就是我恒古大陆的优良传统么?”

“尊老?”文泰来一听,顿时火冒三丈。

他虽然相貌粗犷、性格粗豪,但是在他心里也有着一道脆弱底线。

因为修炼大雷重剑的原因,原本才二十出头的青年,看上去犹如四十多岁的壮汉。到目前为止,已经被不少姑娘拒绝了他的表白,所以他不能听到的,就是别人说他年长。

“我说的有错吗?”

朱砂似乎浑然不觉,无比认真的道:“东澜‘十峰会武,’平均多以三年为期,所以弟子彼此之间,年龄相差多不会超过五六岁。可大叔您就不同了,只怕是错过了十届以上,说起来,这宗门中对您也算厚待了。”

“小子你是找死吗?”

文太来终于忍无可忍,狞笑着伸手揽在身后,将那“大雷重剑”抓在手中,道:“本来看在你送我进入三十二强的份上,好歹也算是我的一枚福星,只打算将你击败而已,如今看来,恐怕不把你揍成猪头,实在难消我心头之恨了。”

“你在吓唬谁呢?小爷难道是被吓大的?”朱砂白眼一翻,毫不客气的回道。

其实在以往的淘汰赛、以及前两轮复赛中,朱砂一直背负着幸运儿的名声,被人认为是一个走着狗屎运的家伙。

在他的心里,何尝不准备籍靠这一次的胜利,彻底为自己正名。

既然要打败你,何妨表现的更加强势一些!

朱砂望着文太来,心里暗自打定主意:这一次,就施展出自己的真正本事,将他彻底的打倒,也让自己的形象被人正视起来。

“大个子,狠狠的揍他,不要给我面子。”

“对对对,打倒了他,待我们赢钱之后,请你吃顿好的。”

那观众席位上,有不少状若疯狂的家伙已经喊叫出声,他们之中,不乏上一场重金压朱砂输掉的家伙,自然都把朱砂恨之入骨。

“听到没有?这可是观众的呼声啊,我又怎么可以令他们失望!”

文太来双肩一耸,右手握住那柄重剑的剑柄,狂笑着将“大雷重剑”高举过头,向朱砂欺身大步走来,口中带着冷冽道:

“小子,给我受死吧!”

宜宾市人民医院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黄迪泽
贵州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遵义哪里有看得好的癫痫医院
西宁白癫风公立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