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筐篼文学小说谁打碎了杯子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长宁信息港

导读

小李所在的工作单位是一家生意还不错的玻璃杯专售店。他的舅舅是好几个连锁店的老板,家产丰厚,可谓腰缠万贯,但他为人刻薄,对手下的员工也很小气,

小李所在的工作单位是一家生意还不错的玻璃杯专售店。他的舅舅是好几个连锁店的老板,家产丰厚,可谓腰缠万贯,但他为人刻薄,对手下的员工也很小气,工资水平一直不提。他知道在他店里上班的都是一些要养家糊口的人,不可能因为工资不高而辞职不干。当然,廉价劳动力也是他一部分财源。  小李讨厌舅舅,本不愿到舅舅店里上班,但是他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他找了好几个工作都没干长久,爸妈又一直催他找个工作,可以选择的就是舅舅的店了。他让爸妈说情,然后顺利到这家玻璃杯店上班。  近,小李的舅舅到外面不知做什么事去了。临行前,他把店里的生意交给了小李。店里住着几个老伙计,以及一个新来的、家境贫寒的修理工张涛。他还特别嘱咐小李要保管好大厅里的那个杯子,杯子对他来说意义重大。  但是,在小李的舅舅回来的前一天晚上,店里出了事。  这天晚上,小李躺在床上正处在迷迷糊糊之中,突然,大厅里传来一生玻璃破碎的刺耳的声音,把他足足吓了一大跳。小李摸了摸急促跳动的胸口,很快就平静下来,不过一会儿,他又心跳加速,呼吸急促了,舅舅的那个杯子也在大厅里!  小李赶紧起床走到大厅里去看看究竟。等到小李来到大厅并把灯打开时,大厅里早已空无一人,只见地上有一堆碎玻璃片,天花板上的节能灯还在摇晃,像是有人不小心碰到了。小李俯身细看,发现这玻璃片上的花纹,跟他舅舅喜欢的那个杯子上的花纹简直一模一样。  “会不会是舅舅的那个杯子?”小李越想越不对劲,准备把大伙都叫醒,找出“真凶”,给舅舅一个交代。就算责罚,至少他不付全部责任。  “是谁打碎了杯子?”小李朝着左右几间房间大喊。很快,店里员工矮个子老刘和老赵,高个子修理工张涛,还有负责卫生工作的哑巴章都从各自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大家动作都很迟钝,都穿着睡衣和拖鞋,眼睛还迷迷糊糊的,张涛还拍拍嘴,打了一个哈欠。小李用目光把所有人都审视了一遍,但没有谁有可疑的地方。  “我想知道这个杯子到底是谁打碎的,”小李指了指地上的玻璃碎片,用严厉的口吻说:“不要对我撒谎,这可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小李继续审视着大伙的表情,如果是他们其中的一人打碎了杯子,肯定会心存愧疚,小李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得出来。  “什么杯子?我刚还做美梦呢,被你这么一吵,啥都没了。”张涛个说话,他还是没有睁眼,咂着嘴,像是还在回味那个梦。  “杯子?什么杯子?打碎了杯子?谁干的?”店里资格老,干的时间长的老刘也发话了。毕竟是老辈,他一听到事态比较严重,就立马打消了所有的睡意,迅速参与到这场捉凶的行动中。  “是不是你干的,小张?”同样老资格的老赵句话就直接替小李问了一个问题。不过他的威望远远没有老刘高。  “不不不,怎么会是我呢,我刚才一直在睡觉,我是被喊出来的,不是我,不是我。”张涛显得有些紧张,睁开眼睛使劲地摆手说道。  哑巴章也是一脸困意,他木然地站着,向小李摆手示意也不是他。  小李见大伙都不承认,想用激将法逼着那个人现身,于是说:“既然没有一个人愿意承认,我就只好采取另外的措施了,这后果可比主动承认要严重的多!”  但是大家伙都有气无力地听着,都在等着回去睡觉,没有人露出马脚给小李看。  “小李,我们也别在这瞎猜测了,我看啊,现在知道是谁打碎了玻璃杯也不重要,这个杯子能值多少钱?我就吃点亏,自己掏钱买一个,算是赔给店里。现在重要的是别影响了大家的休息,明天还要上班呢。”老刘颇有点语重心长地对大家说。  小李不再做声,心里想想也是,可能是自己太紧张了呢?没那么巧就是舅舅的杯子把。  大家也都陷入了沉默。  “可是,那个姓章的还没有说话呢,他还没有摆脱嫌疑。”正当大家要散时,张涛突然指着哑巴章说道。  “你没搞错吧,你怀疑他,他可是我们店里出了名的老实人,在店里干了五六年了,做错事从不会撒谎掩盖的,不像有些人。”老赵似有所指地讥笑说。  “那他怎么不为自己辩护?”张涛还是不依不饶。  老赵瞪了瞪张涛,没好气地说:“他是哑巴,你知不知道?”  老刘见大伙还在争吵,赶紧拿出的风范,呵呵笑着说:“大家别吵了,都回去睡吧,这是小事。”  小李有点若有所失地走到了自己的房间。躺下的一瞬间,小李还是觉得不对劲。那个杯子明明就是舅舅喜欢的那个,要是他回来,发现它被打碎了,那他岂不要背这个黑锅?舅舅上次还跟他说,这个杯子是一个分别多年的高中同学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其意义价值远远大于它的金钱价值,要小李好好保管它。那个舅舅的高中同学也说了,这个杯子是专门为舅舅定做的,是的,以显示他们之间不被时间冲淡的友谊。那么,老刘不就不能买一个一模一样的代替它了吗?  小李越想心里越觉得不对劲,还是不对劲,必须找出那个真正打碎杯子的人,不然舅舅怪罪他,他可担当不起。虽说他不喜欢舅舅的为人,但这个世上,谁不需要钱?他的前途还指着舅舅呢。再说,这打碎杯子的又不是他小李,他干嘛要当替罪羔羊?  小李走进老刘的房间,把这个杯子极有可能是舅舅的那个杯子的事告诉了老刘。小李还反复强调这个杯子的重要性,是舅舅那个杯子的可能性也极大。  老刘一听,顿时一惊,心里也七上八下起来,这件事要是怪罪下来,不但小李会受到牵连,就连他,这个店里元老级的人物也会受到责罚。老刘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心里责怪自己刚才太草率了。  不行,不行,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能吃这个哑巴亏?老刘抹了一把脸,郑重地说:“不是你我,就肯定是他们三人之中的一个。”  “我看,那个哑巴章也可以排除,他是个老实人,不会撒谎的。”小李补充道。  老刘低头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们要严厉盘查,一个也不能放过。”  老刘重新把大家召集起来,并在大厅里开起里揪内鬼的大会。高个子张涛还是对哑巴章有想法,横着眼睛对着他。哑巴章还是安静地坐在椅子上,一脸木然。老赵也知道事情非同寻常,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一边在脑子里构思着怎样应答,一边等着发话。  “小李刚才也说了,这件事事关重大,俗话说的好,冤有头债有主,打碎东西就要赔偿!我们必须要把这个打碎杯子的人给揪出来,不能让这个人败坏了我们店里清廉的作风!”老刘一顿训斥后,大家伙更是噤若寒蝉,默不作声。  老刘见没有效果,气冲冲地开始一个个发问。  “老赵,你有听到大厅里的动静吗?”  “我什么都没有听见,我跟张涛一样,睡的死死的,什么都没有听见。”老赵使劲地摇着头,急的额头上渗出一片冷汗。没想到个就拿他开刀,让他始料未及。  “那么张涛,你听见了大厅里有什么动静吗?”  “我不是说了嘛,我做美梦呢,我的两只耳朵只能在梦里发挥作用,我可没有第三只耳朵。”张涛倒显得很淡定,紧接着他开始指着哑巴章说:“不过我觉得那个哑巴,可能知道些什么,我被小李的喊声吵醒时,看到他房间的灯突然灭了。”  大家伙一齐把目光聚集到哑巴章身上,似乎是把他的心看透,看他是不是那个打碎杯子还撒谎的人。哑巴章显得很慌张,急忙向众人摆手,并拿来笔和纸,在上面写着三个字:不是我。  “小章啊,不是我们大家怀疑你,我们也是公事公办,谁叫你们都不承认呢?你就写写你为什么在那个时候突然关灯,这也好洗脱你的嫌疑。”老刘向哑巴章投出一丝不信任的目光。  不一会儿,哑巴章又在纸上写道:我正好在那个时候睡觉,这只是巧合,我真没有打碎杯子,要是我打碎了我一定会承认。哑巴章向大家展示完后就朝着张涛看了一眼,然后又看了看老赵。  “巧合?有这样的巧合?小李,你觉得是这样么?”老刘问道。  小李看着哑巴章满脸无辜的表情,思索了片刻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挺信得过哑巴章,他是老实的人,应该不会说谎的。”  老赵心里一下子慌了,如果哑巴章和张涛都没有嫌疑,不就代表着他打碎了杯子吗?不行,不行,他老赵是什么人,在外面打听打听,他什么都能吃就是不吃亏!这种哑巴亏,就算打死他,他也不会接受!更何况,这杯子是个重要的东西,他要是成了替罪羔羊,以后迟早会滚蛋!  老赵额头上的冷汗快要滑落到脸颊上,趁大伙没有注意他时赶紧擦了擦汗,然后猛地从椅子上跳起来,大声对老刘说:“那你的意思是说我有嫌疑了,你凭什么怀疑我?”  “我没有说你有嫌疑啊。小李只是说哑巴章不像是会撒谎的人。”老李怕与老赵的关系搞僵,把责任推到小李身上。其实他心里也有些怀疑老赵。至始至终,只有老赵的反应有些异常。  “反正不是我打碎的,你们可要查清楚了,别冤枉了好人!”老赵不敢对小李发火,对老刘做了警告。  “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你们一个也逃不了嫌疑。”小李厉声说道。  老刘继续问他们一些关于破碎杯子的问题,小李的注意力被那些散落在地上的玻璃碎片吸引过去了。  小李把扫在一块的碎玻璃片拿起来一看,突然发现这上面的花纹跟舅舅的那个杯子上的花纹有些不一样。这上面好像多了一些边角,舅舅的那个没有。这么小的差别,如果不细看,就是火眼金睛也看不出来。  见老刘还是询问着大伙,小李便悄悄在他的耳边把这个重大发现说了出来。老刘脸色顿时大变,由之前的满面春风变成现在的阴云密布。他先是有点惊讶,脸色很严峻,然后又恢复了平静,接着是一脸的笑容。  “老赵啊,我怎么会怀疑你呢。少说我们也是十几年的伙计了,我还不了解你吗?你不会是那种人的,不会,哈哈。”老刘拍着老赵的肩膀,笑呵呵地说。  “不是就好。”老赵也不知道小李说了什么,但总算松了口气。“不过我对这个哑巴章也有点怀疑,我们几个都在争吵的火热,他倒是异常平静。”为了显示自己的无辜,和对事情的重视程度,老赵也给出一个重要线索。  这回,只有张涛和老赵紧紧盯着哑巴章,小李和老刘则是一脸轻松。哑巴章还是摇摇头,摆摆手,无力地为自己反驳。  “好了好了,大家别瞎猜了,事情很简单,某个人不小心打碎了这个普通的杯子,以为是老板喜欢的那个,故不敢承认,但现在已经证实这只是普通的杯子,也就没有事了。还是那句话,这个杯子由我赔!”老刘笑着说。  一个普通的劣质杯子就可以赚取足够的面子和地位,这生意不亏,老刘心里打着小算盘。  “也怪我,一时糊涂看错了杯子,打扰大家休息了,真不好意思啊。”小李向大伙道歉,又说:“大家都回去睡觉吧。”  大约到了后半夜,小李在床上失了眠,他的心里还是有点隐隐不安。舅舅的那个杯子好像一直就放在大厅里的大桌子上,不可能有这么相似的杯子出现在那里啊?店里虽然是生产玻璃杯子的,但是这个杯子加工特殊,店里还没有这种类型的,也没有人使用过。那么就很有可能是舅舅的那个杯子了。  小李在心里抱怨自己平时粗心大意,不把那杯子当回事,现在可好,连上面的花纹是什么样都记不清了。  小李还是找来店里会管事的老刘,跟他商量对策。小李把自己的顾虑告诉老刘,说:“要真是舅舅的杯子,那该怎么办?舅舅明天就要回来了!”  老刘又是一惊,脸色一沉,但是没有过多的变化了。看来老刘也实在没招了。  “没有办法了,事到如今,也只能先斩后奏。要怪就怪他自己倒霉。”老刘咬着牙,狠狠地说。  老刘又把大家召集在大厅里,这一次老刘想好了,要做一次审判。  “哑巴章,我希望你说实话,你可不能骗人。”老刘严厉地指着哑巴章说。  哑巴章还是摇头摆手,并在纸上写着不是他。他不能说话,也不会用一些手势和肢体动作来表示自己的无辜,他实在没有别的方式为自己辩解。靠的就是自己平时在店里行事的一贯作风,算起来他在这家店里干活已经有五年了。虽然只是负责一些玻璃杯的清洗工作,但他从来都是一丝不苟地完成,从没出过什么错差。  “你别给脸不要脸好不好?我几次都怀疑你,但不揭发你,是看在你平时勤奋努力的面子上,现在犯了错,你不但不承认还撒谎,你是真的不怕我们来硬的吗?”老刘想逼他认罪,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眼看就要天亮了,老板一回来,他们全都玩完!  “小章啊,不是我们怀疑你,只是这个杯子非同寻常,我们担待不起这个罪责,你要是主动承担,相信我舅舅会宽大处理的。”小李也帮着说,明天舅舅就回来了,他满脑子里都在想着杯子的事得有人承担。  “做了,就承认,别在那装可怜,没用,哼。”张涛冷笑着说。  “这个哑巴真是深藏不露啊!”老赵也笑着。  哑巴章默不言语,也不再之上写什么,只是像刚才一样看了张涛一眼后就离开了。  第二天一大早,哑巴章收拾好自己的行李离开了玻璃杯店。临走之前,哑巴章给小李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想找到打碎杯子的人很容易,只要试试他的个子够不够碰到大厅里的节能灯。张涛家境贫寒,让他在这做下去吧。  小李走到门外,这时,他的舅舅从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里走了出来,身上西装革履,脸上油光满面,怀里还搂着个小李不认识的女人。他微笑着朝小李走来,示意他接接手上提的东西。小李紧紧攥着这张纸条,不理他舅舅而是飞也似得冲了出去。  可是,人海茫茫,到哪里去找呢?   共 512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人保守治早泄方法有哪些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研究院
顶叶癫痫病怎么治疗较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