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等你在素墨的词章

2019/07/14 来源:长宁信息港

导读

十八岁的爱情,如一朵初开的茉莉,淡淡的芬芳,总能让人转身留恋,痴痴等待。多少次想给你写封信,告诉你我的思念,只是告诉,无关其它,却迟迟不

十八岁的爱情,如一朵初开的茉莉,淡淡的芬芳,总能让人转身留恋,痴痴等待。

多少次想给你写封信,告诉你我的思念,只是告诉,无关其它,却迟迟不敢落笔,只是怕极了自己的深情石沉大海,怕极了你遥遥无期的回复。

我一直在构想,多年后再次遇见你会是怎样的情形,我会惊喜的喊出你的名字说一句好久不见?还是会静静的看你离去,祝你幸福?

只是这任何一种都隐藏着我深深的眷恋,不管是留恋从前,还是留恋你温柔的侧脸,你都是我记忆里的主角,一梦就是一生。

我也不知,过去那么久了,为何还念念不忘,为何还抓着回忆不放,是你太美丽,还是我太认真?或许,我只是忘不了那个纯真年代的自己。

记得你写过一条说说,大意是说《同桌的你》很好看,很感人,我竟莫名其妙的泪流满面,那晚就很想给你写封信,告诉你我这些年的执念与感怀。

可终究没有落笔,怕写完了,感动的人只有自己。

有些事藏在心里久了,心都疼了,就像当年我对你的告白,藏不住就说出来,或许会好受些。

一转眼,三年了,也就是说我们三年没见,可能你已不是当年的模样,我的的记忆却停留的那年夏天,那个蓝色T恤的清瘦少年。

我尝试过很多次去写我们的故事,可每次都中途停笔,因为我找不到一个既符合我们彼此的心愿又不至于太过悲伤的结局。

你说过你不喜欢绞尽脑汁去写一些哗众取宠的文字,而我,却无可救药的喜欢上文字,因为在我十八岁的记忆里,你是一个文艺青年。

始终记得你在一张素白的纸上抄下的那首《兰亭序》,“情字何解,怎落笔都不对”的意境在你清秀的字迹里却得到了美的升华,让我无可救药的爱上你的文字,爱上文字背后那个浅默无言的笑脸。

如今,多少个凄清的长夜,我都一遍遍的抄写那段青葱岁月里的词章,却找不回当初感觉,那些被眼泪沾染过的字迹,在素墨的时光里瘦成一枚旖丽的刺青,印在心头,成了不可企及的幻梦,梦里,一个人的风花雪月,美丽的那般薄凉。

从什么时候起,忧伤开始对我不依不饶,有时候一朵花,一棵树,一首歌,一段故事,都能触动我的心情,然后拐好几个弯想到你。

是的,我从来都没有恨过你,多只能说是怨,为何你可以那般冷漠不顾我的难过,为何你脚步匆匆忘记了为我守候,为何你不愿回头看看我痴情的挽留,为何,沧海桑田,要留我一个人过。

我始终都没有得到答案,所有的谜底都埋在了那个十八岁的夏天。

十八岁的爱恋,如罂粟花蛊惑人心。

那么,就用文字去怀念吧,只有文字能读懂我不变的依恋,也只有它,会不离不弃。

提笔写你的时候,就感觉你近在身旁,牵着我的手,一起去向文字的江湖,去我说过的江南小镇,去我写过的烟雨茶楼,还有那曲径通幽的小道,还有那樱花盛开的湖岸,任何一个我喜欢的地方,都可以用文字去抵达,途中的我们又回到了初见时刻,怦然心动,相约白头。

我知道,无情的岁月不会让我温情太久,它终究会把你从我的记忆中慢慢淡化,然后消失,不痛不痒。

但我的文字不会忘,它会带着我十八岁的心愿一起在时光里站成永恒……

素墨的词章,那是我爱过你的证据……

怎么会感染龟头炎
黑龙江专治男科的研究院
云南的治癫痫研究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