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小说人生录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长宁信息港

导读

话、流浪    曾经的高楼别墅,变成两间破旧的土坯房。  曾经的五口之家,变成两人相扶的多变之家。  五年前,陈易经过千辛万苦,开创了一

话、流浪    曾经的高楼别墅,变成两间破旧的土坯房。  曾经的五口之家,变成两人相扶的多变之家。  五年前,陈易经过千辛万苦,开创了一家食品公司。  由于他为人善良,待人忠诚,工作勤奋,不久后,他的公司就进入正轨,并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收益。  为了实现当初的诺言,他买了间别墅,把住在旧单元楼里的父母,、妻子和儿子接了过来,一家人其乐融融,煞是让人羡慕。  原以为这样的日子能一直持续下去,谁知,陈易去香港的回来的时候,迷上了赌博,他不顾妻子和父母的劝阻,带着全部家产奔往香港的“夜来香”,一个月后,陈易狼狈的回到家,紧随其后的还有讨债的人。  陈易变卖所有家产,依然没有凑够还债的钱。  他跪在地上求他们,让他们在宽限一点时间,他们答应了,可是拿走了陈易一根手指头。  随后的日子,是陈易痛苦,不想想起的日子。  父亲卖掉了原本的旧单元楼,还了欠款之后,带着一家来到乡下的老屋,一个月后,妻子带着刚满五岁的儿子偷偷的走了。与此同时,父亲的心脏病也在失去孙子的打击中,复发了。看着在痛苦中死去的父亲,陈易心在滴血,可是他无能为力,因为他输光了家里的所有的积蓄。  望着因为失去丈夫伤心欲绝的母亲,陈易无言以对,他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个生他养他的人。  七月,即使是夜晚也是那么的闷热。  背着包袱站在破旧的房子前,陈易心生惭愧,他说过要让他的爹娘过上好日子,还要去个漂亮媳妇去孝敬她老人家,他实现了,可是,他却亲手给毁了,现在,他给母亲的只有无尽的痛苦和伤心。  跪下身对着母亲住的房间磕了三个响头,转身离开。  他发誓,即使是要饭。  也一定要将他原本的东西,一样不少的拿回来。    第二话、火烧夜来香    站在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陈易表情开始扭曲。  他曾经在这里风光一时,也是在这里一败涂地。  背着破旧的包袱,走进“夜来香”。  传进耳朵的是无止尽的吵闹声,哭喊声和打骂声。  曾经的他对这个并不在意,看着别人输的倾家荡产,一败涂地,心里没有一丝同情和怜悯,既然进赌场,就要做好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的准备。  沿着楼梯走到二楼的第四间包房,看着门上的房号,就像上面写的一样,四(死),他确实差一点死在这里,现在,同样的房间,同样的情景,却是不同的人在遭受同样的痛苦。  “求求你们!放我回家!只要我回家!你们想要多少钱就给你们多少钱!”房间里传出一个男人哀号的声音。  “好!我可以让你回去!不过,要让他们跟着!”  “好!好!”  听着房间里面传出的声音,陈易轻蔑的笑了一声,信谁也不要信这些人,他们的胃口不是随便就能喂饱的,转身慢慢走向里面的那个房间,他来这里可不是来看别人倾家荡产的惨样的。  站在门前,陈易准备开门的手悬在半空。  房间里传出女人娇柔的喘息声。  “吱呀”轻轻推开门,来到床前,看着正在上演的活春宫。  “啊!”女人大叫一声,用床单裹住裸露的身体,怯怯的看着站在床头的陈易。  “你是谁?”伏在女人腿上的男人顺着眼光看过去。  陈易静静的看着他,这个男人很漂亮,但是却让人感到恶心。  “保安!”见到陈易不说话,男子朝门外喊道,他并不知道,他的命将会在下一秒燃尽。  当陈易将手中的刀扔到一脸惊恐的女人面前时,女子扔掉身上的床单,雪白丰满的身体毫无遮掩的袒露在陈易面前。  “求求你!别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还有我的身体,你什么时候要用,随时可以!”  看着抱着自己大腿的女人,陈易脸上现出一丝怜悯,“你说什么时候都可以吗?”  听到这句话,女子一愣,然后一脸欣喜的点着头,她知道她不会死了,在床上,她可以让每个男人都听她的话。  “那好,现在就借我用一下。”说完,背着包袱转身离开,身后,两个裸体的男女倒在血泊中,眼中充满恐惧。  第二天,所有的媒体都在报道“夜来香”幕后老板被杀,旗下的赌场“夜来香”一夜之间化为灰烬的事。    第三话、再见    火烧“夜来香”以后,陈易来到了妻子的娘家。  “吱呀”开门的是陈易的儿子。  “爸爸!”一把扑在陈易的怀里,显得很开心,“爸爸,我们来玩吧!妈妈不在家,没人和我玩!”  “好!我们来玩捉迷藏,晨晨乖!把眼睛闭上数十下再找爸爸,好不好?”陈易慈爱的摸着儿子的头。  “好!我数了!”见儿子闭上眼,陈易将包袱扔进房间,以快的速度来到一个隐蔽处,看着站在原地的晨晨。  “一丶二丶三丶......十,好了,爸爸我找你了!”晨晨睁开眼睛,却看见妈妈一脸疑惑的望着他。  “晨晨,是不是想爸爸了?”  “妈妈!爸爸刚刚来了哦!我们在玩捉迷藏!”晨晨一脸兴奋的对着妈妈说到。  陈风的表情有点无奈,毕竟还是有血缘关系的,但现在她不知道陈易在哪里,只好摸着儿子的头将话题岔开,“晨晨,我们明天去看姥姥和姥爷,好不好?”  听到陈风的话,晨晨高兴地拍着小手“好!好!”  站在拐角处望着母子俩,陈易脸上露出淡淡的笑,他不怪她,她也是为了让他们的孩子生活过的好点。  “再见!”远远的对着两人说了一声,转身离开。  他,是时候离开了。    第四话、安息    看着杂草丛生的老院,陈风叹了口气,拉着儿子跪在门前。  “来,晨晨,给姥姥,姥爷烧点纸钱。”“嗯”晨晨答应一声,拿起一叠纸钱,一张一张慢慢扔进火里。  晨风看着破烂不堪的房子,“爸,妈,你们在下面要好好地,有什么需要,就托梦给我,我会给你们烧的。”转头看了一眼正在烧纸钱的晨晨,疼爱的摸着他的头,“爸妈,你们别怪我,我当初不是嫌弃咱家破产,而是为了让咱老陈家的孩子能有一个更好地生活环境,爸妈,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把晨晨养大的,我不会让咱们老陈家断了香火。爸妈,阿易不知道去哪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哦!不过您们放心!晨晨说他看见阿易了,可以知道阿易没事。爸妈,你们在下面就安息吧!”  说完,拉着晨晨对着老屋叩了三个响头,烧完剩下的纸钱,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拉着晨晨转身离开。  老屋门口,一对老夫妇站在那里,看着陈风渐渐模糊的身影。  “老头子,咱老陈家有这样的媳妇,真是有福气啊!”  “是啊!可是咱阿易对不起她啊!”  “是啊!”老人感叹一声“你说阿易会去哪呢?不会出事吧!”  “不知道,这里是咱们的根,咱们不能离开这里去找他。”看着身后的房子,老人眼中露出丝丝无奈“不过,我们应该很快就能见到他了。”  两人相视一笑,搀扶着走进老屋,慢慢消失。    第五话丶回忆    坐在桥洞里,看着一群穿着破烂的乞丐为了一块油饼大相出手,陈易心里感到好笑。  收回目光,靠在桥洞的墙壁上,神情开始有点恍惚。  她和他们的孩子,现在应该在睡觉吧!  他对不起他们,是他亲手破坏了这个原本和睦温馨的家庭,可是后悔也晚了,一切已经回不到从前。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希望他们母子两平平安安,衣食无忧的过完这一生。  他不怪陈风当初带着儿子离开,她是为孩子好,天下哪个母亲不疼孩子的?  那天,他是亲眼看见陈风半夜偷偷领着孩子走的,但是他没阻拦,只是将头埋在被子里,一个人哭泣,他知道就算自己不让陈风带走孩子,自己也养活不了他,他现在一无所有,孩子跟着他就是又受罪的份。  看到父亲因为失去孙子心脏病复发,在痛苦中死去的样子,他心里在滴血!他再也经受不了任何打击了,他现在只想盼着母亲能没事。  在浑浑噩噩的度过几周后,他决定去要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在一个七月的夜晚,他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来到母亲的房门前,磕了三个响头,转身离开。  没有钱,在别人跟前就抬不起头。陈易一路乞讨,受尽了别人的白眼,厌恶,他的精神已经接近崩溃,躺在没有顶的房子里,他真想一觉睡下去,再也不要醒来。  不知不觉间,陈易来到夜来香,为了报仇,为了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陈易杀了幕后老板欧阳轩,拿走了在保险箱里的所有钱后,火烧了夜来香。他不怕警察的追捕,他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决心。  来到妻子的娘家,他想把钱放在门口就走,可是晨晨却在这时将门打开,迫不得已,他骗晨晨要和他玩着捉迷藏,等晨晨闭上眼睛后,他将一包袱的钱扔进房间,快步来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在那静静看着已经回来的陈风和晨晨。  靠在潮湿的墙壁上,看着面前正在争夺油饼的乞丐,陈易慢慢睡过去。    第六话、结局    一丶陈易  陈易再次醒来,是在老屋的炕上,坐起身,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象,陈易叹了口气。  “吱呀”门打开了,走进两个老人。  “小易,你醒了?”  “嗯!”陈易对着老人点着头。  “和你爸出去转转吧!”  “嗯!知道了,妈。”    二、陈风  “叮咚”  “来了”陈风边走边解围裙,开了门。  “请问你是陈易的家人吗?”  “嗯!是!不知警察同志有什么事?”陈风紧紧握着围裙,紧张的看着门外的人。  警察从衣兜里拿出一个身份证递到陈风面前,“人是上面的人吧!”  见到陈风点头,他继续说道:“那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跟着警察来到医院的停尸间,一股冷气向陈风袭来,不自觉的打了个冷战,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跟着他们来到一个床前。  警察解开盖在上面的白布,看着陈风,“你认不认识这个人?”  看着躺在床上的人,陈风脑子中一片空白,呆呆的点着头。  坐在沙发上,陈风强忍住想哭的冲动,问着坐在一旁的警察:  “警察同志,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他的?”  “三天前”  陈风一怔,接着问道:  “那能不能确定他是什么时候死的?  “通过检查,可以确定陈风死于一星期以前。”  陈风心里升起莫名的恐慌,陈易死了一星期了,那晨晨前天看到的人是谁?    三、夜来香  夜来香一夜之间变成灰烬的事,在整个香港引起轰动,也暴露出幕后老板欧阳轩的真实身份。  “这个姓欧阳真是活该!干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真是死有余辜!”萧炎将手中的资料猛的拍在桌上,把正在看视频的周涛惊得从椅子上摔下来。  “哎!我说萧炎,别那么大火气,让你看个视频!”  “没心情!”  “看看吧!是欧阳轩死之前的,很奇怪。”周涛朝萧炎挤了挤眼,示意他不看别后悔。  好奇心的驱使,萧炎来到电脑旁。  二十分钟过去后,萧炎实在忍不住了,掐着周涛的脖子一脸凶相的对着他吼道:“你玩我是不是!都这么长时间了,只看见两个裸体!那有什么好奇怪的!”  办公室中所有人一脸诧异的看着萧炎和周涛。  周涛忍着暂时性断气的痛苦,指了指电脑,示意萧炎看过去。  “怎么会这样?”萧炎皱着眉头问道。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是不是很奇怪?欧阳轩死之前好像在对谁说话,可是整个房间里面除了在他身后的情人,好像就没有其他的人了,而且他在说完话后,竟然自杀,连同一起的竟然还有他的情人,你说,他们是不是精神有问题啊?!”  “不像是精神有问题。”萧炎皱着眉头“倒像是遇到鬼了。” 共 422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哪家研究院好
云南癫痫病研究院
治疗癫痫的方式有什么
标签

友情链接